【来论】陈健民当年信誓旦旦承担责任现却抵赖企图「走数」

文章   2019-12-01  阅读 337 次

黎子珍

「佔中」三丑当年信誓旦旦承担责任,现在却以诸多藉口如以言入罪、打压自由等,企图抵赖罪责逃避责任,更牵强附会扯到选举上。特区政府、司法机构以无惧无偏的精神,坚持依法处理「佔中」搞手,切实维护本港法治核心价值,履行维护「一国两制」、保障香港繁荣稳定的责任。

包括「佔中」三丑在内的9名「佔中」发起人及骨干被当局落案起诉,「佔中」三丑之一陈健民却以诸多藉口企图走数。

「佔中」搞手罪责深重不容姑息

,「佔中」三丑发表信念书,声称参与这行动的人可以有不同参与方式,包括「参与公民抗命的行为,之后会主动自首并于法庭不作抗辩」。凌晨,「佔中」三丑在金钟添美道集会台上宣布即时「佔中」,拉开了长达79天的非法「佔中」序幕。,非法「佔中」进入第66天,「佔中」三丑发表声明称,公民抗命是以违法方式追寻公义,「抗命者应勇于承担法律后果」。翌日,三丑前往中区警署自首,声称履行尊重法治、公民抗命要承担法律后果的承诺。

「佔中」冲击香港法治根基,破坏社会安宁,煽动暴民政治,引发社会撕裂分化,影响经济发展、市民安全和生计,祸害青年学生,使香港成为暴戾之都、动乱之都,后果非常严重。「佔中」搞手罪责深重,不容姑息,必须绳之以法,让其受到法律制裁。追究违法「佔中」搞手的法律责任,是特区政府和司法机构必须履行的职责。

陈健民虚伪懦弱欠承担

「佔中」三丑之一、中大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昨早出席电台节目时声称,现时被控罪行有以言入罪之嫌。有网民批评:「当日口出大言,笑死人。犯法有得讲数,乜民主?」

陈健民在电台节目被问到有何最坏打算时回应称,参与「佔中」时已作打算,包括再不能返回内地,要放弃研究中心位置,以及需要承受刑责,若正式入罪,其大学教席或受影响。陈健民既然承认参与「佔中」时已作打算,为何又要讲数逃避罪责呢?这是否暴露当初他所谓「抗命者应勇于承担法律后果」,「参与公民抗命不作抗辩」,统统是骗人的鬼话呢?

公民抗命的道德高地,来自承担法律责任作出牺牲,但陈健民不敢承担法律责任,只会从道德高地上滑落下来,令市民看清楚其虚伪懦弱和缺乏承担的面目。

「佔中」三丑挂羊头卖狗肉

外国公民抗命的原则,是犯法后既不逃避、也不申辩,如被捕和被起诉则坦然承认违法,并接受刑罚,藉此宣扬自己的理念。「佔中」三丑鼓吹的公民抗命,是犯法后竭力逃避,拒绝接受被控罪行,这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劣行。

陈健民又声称,当行政长官选举甫落幕便检控,是精準的政治计算,估计是避免影响区议会选举、立法会选举、特首选举云云。实际上,律政司已发表声明强调,警方依据其法律意见向9人展开刑事检控程序,完全基于法律和执法考虑。律政司重申,社会不应把刑事检控政治化,包括不应从政治角度揣测展开检控涉及「佔领运动」者的时间。陈健民诬衊检控是「精準的政治计算」,其实他诸多借口企图走数,才是「精準的政治计算」。

犯法讲数进一步破坏法治

陈健民声称,执法机关改控其他罪名,估计是希望加重他们承担的刑罚,好像他要教当局起诉,犯法有得讲数,这是进一步破坏法治、民主,企图走数。「佔中」对香港法治、稳定造成前所未见的破坏,对于「佔中」搞手,当局当然要认真研究,以适当罪行检控,以维护法治。

「佔中」虽然已结束两年多,但搞手一日未受到法律制裁,意味法治精神一日未得到彰显,日后还会发生更多违法「抗争」行动,爆发更多「佔领」行动。「佔中」搞手违法事实俱在,必须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这是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的必然要求。唯有如此,才能发挥阻吓之效,才能弘扬正气、重振法治,修补破窗效应,并纠正年轻一代被扭曲了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