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傲慢对待公债债权人 无知又失德

文章   2019-12-03  阅读 426 次
中国时报20日社论--傲慢对待公债债权人 无知又失德 全文如下:

 民进党政府追讨党产,国民党认真清查,发现一批民国36年中央政府发行的第2期美金公债,约当现值385亿元,国民党表示将向党产会申报财产。党产会官员施锦芳闻言嘲笑一番,民进党立委也加以讽刺,这批公债依法要到国家统一时才能兑领,「兑领得到有鬼!」

 公债债券是政府代表国家向人民举债的凭证,是有价证券。即使现在依法不予兑领,请求兑付的请求权,也就是债权依旧存在,当然是债权人财产的一部分。国民党依党产会要求申报财产,党产会官员以轻佻态度回应,实有失身分。

 对国民党而言,公债债券显示的不是国库通党库,而是党库支持国库,当然别具意义。但我们关注的,不是国民党政治评价的平反与否问题,而是公债迄未偿还应有的反思。

 国民党发现的公债,其实只是当年公库各种公债中的一种。民国36年那时,共产党已经发动内战,国民政府财政恶化,行宪开始就举债频仍。除了发行不止1期的外币公债之外,像是38年的黄金短期公债、仿抗战初期的救国公债所发行的爱国公债等,不一而足。

 当时举债数额庞大,响应政府捐输号召而购买公债债券的债权人人数很多;当时的国库,一方面筹措支应庞大的战费,另一方面也奉命将黄金携来台湾。可是,当年国库举债的那许多债权人,至今纵然凭证在手,却都并未得到债付。国民党其实也不过就是债权人之一而已。

 说到公债的偿还,戒严时期就不用说了,解严之后,动员戡乱时期终止,立法院制定了《两岸人民关係条例》,明文规定,民国38年以前在大陆发行尚未清偿的公债,与国家在大陆撤退前所有各项债务,「于国家统一前不予处理。」这项规定,曾经大法官解释为合宪,主要理由是政府迁台,以全中国之税收及资产为清偿担保的国库债券,其担保的基础今已变更,立即清偿会造成台湾人民税负的沉重负担,有欠公平,所以法律规定合宪。

 大法官解释,政府迁到台湾,税收基础有所改变,当然不错,但是当年国库之中应该用于全中国的资产也搬来台湾,全都用在台湾人民的身上。对于政府当年从公债债权人取得的金钱,用来支应战费,并带到台湾,继续支应战费,保全了台湾,也建设了台湾,却也不可置之不论。只说偿债会使得台湾人民的税负沉重,而避谈台湾人民确曾因此特别受益,说法不免有失片面,并未公平考虑到债权与债务双方的处境。

 说是还债会造成台湾税负沉重,其实是以另一种方法诉说政府还钱具有困难。法律术语,这叫做债务人的「穷困抗辩」。现在欠债的,是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债权人只是平民,相比之下,经济实力较强的公法债务的债务人,运用立法权力通过穷困抗辩不肯还钱,其实有些不合道理。当时是在国民党执政时通过此法,现在自食其果,也许并不特别值得同情,但是其他随着岁月老去而不得求偿的平民债权人,情何以堪?

 依照法理,债务人穷困,只可以缓期清偿、分期清偿或是部分清偿,不能是不还钱的理由。《两岸人民关係条例》将国家统一设定为偿还的条件,其实是将是否偿还的决定握在国家手里,国家如果不再追求统一,即可不必偿还,世上哪有如此不公平的还款条件?何况政府不能全额清偿,可以先清偿部分,可以分期缓为清偿,可以比例清偿。写条法律订出政府可以永不清偿的偿还条件赖债,已是违背了诚信原则的做法。

 现在最不堪的,就是执政者竟然还用不必偿还的不合理条件,作为嘲弄债权人的理由。这是什幺样的心态呢?得了借债的好处,用没有钱作为不还钱的理由,也就罢了,若还要用嗤之以鼻的姿态,笑话债权人不懂得早该要求清偿,还有现在拿出债权凭证是在做梦一类的话语,这与恩将仇报又有什幺两样呢?若是民间的债务人如此得了便宜还卖乖,旁观者必将不齿;做政府的人如此嘴脸,就是不知谦卑为何物的表现。

 奉劝手执权柄、掌握国库的民进党政府,即使是万恶的国民党申报债权财产,也和其他所有公债债权人一样,既然是握有债权凭证的债权人,不论是从人情上,还是政治义理上,政府是近70年欠债不还的债务人,对债权人亏欠多多,再怎幺穷困,也不该傲慢以对,否则只会暴露自己的无知与失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