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陈健民之流「有识之士」扭曲法治别有用心

文章   2019-12-01  阅读 368 次

黎子珍

正是陈健民、戴耀廷之流的「有识之士」,不断散播「公民抗命」、「违法达义」,荼毒学生;如今又攻击特区政府依法检控、法庭依法判决为恶法,更煽动支持者挑战法院权威,不尊重法治、不尊重法庭,继续危害香港。陈健民之流颠倒是非、扭曲法治,别有用心,也是企图抵赖自己的罪责。上诉庭判决宣告「违法达义」破产,「佔中三丑」终难逃法网。

「双学三丑」因暴力冲击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案被上诉庭判处入狱,法官杨振权在判词中指出:「香港社会近年瀰漫一股歪风,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为藉口,而肆意作出违法的行为。」判词如黄钟大吕、掷地有声,得到社会各界普遍认同和支持,对陈健民、戴耀廷之流的「有识之士」散播「违法达义」荼毒学生,是当头棒喝。

罔顾法律界对上诉庭判决的支持

「佔中三丑」之一的陈健民,在港台节目中辩称,是「歪风」抑或「正气」,社会有不同看法云云。他声称「公民抗命」是为公义并要和平地进行。他又不认同一次「公民抗命」,整个守法观念就会崩溃。他又声称,从殖民管治政府留下来的「恶法」,过去政府不会随便用,但今日过度使用,会引起社会反弹,出现市民挑战法院的情况。

上诉庭判决得到社会各界普遍认同和支持。香港大律师公会和律师会发表联合声明,指出「未见有任何迹象显示近日引起各方评论的几宗上诉判决是基于法理及法律以外的因素」,强调「若对法庭判决提出没有根据的抨击,甚或表达该判决是受香港以外的政治考虑影响而作出,这些言论不但不合理,亦有损香港司法及香港社会整体的利益」。前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批评指控判刑有政治动机全无根据、不负责任,破坏公众对司法独立的信心。

陈健民声称对上诉庭判决社会有不同看法,是罔顾社会各界特别是法律界和司法界精英对上诉庭判决的认同和支持。

颠倒是非别有用心

在2014年违法「佔中」前夕,罗冠聪、黄之锋及周永康等人发起所谓「重夺公民广场」行动,带领一群「佔领」者越过围栏,暴力冲入政府总部前地,掀起大规模破坏法治的违法「佔中」序幕,演变为大规模骚乱并扩散多区闹市,瘫痪社会正常运作,其破坏香港法治核心价值、冲击正常社会秩序的暴力场面令人怵目惊心,彻底撕下了所谓「和平佔中」、「让爱与和平佔领中环」的假面具。

「佔中」打开了所谓「违法达义」的潘朵拉盒子,释放了无法无天的暴力出来,香港的法治根基受到严峻挑战和动摇。陈健民声称「公民抗命」是为公义并要和平地进行,不认同一次「公民抗命」,整个守法观念就会崩溃云云,完全是睁眼说瞎话。

陈健民声称,上诉庭怀疑「非暴力」初衷令人失望。他指不少法律由殖民统治时代遗下,有很多是恶法,惟过去政府不会随便使用,但今日过度使用,会引起社会反弹,出现市民挑战法院的情况云云。

曾任刑事检控专员12年的江乐士看过原审和上诉庭的判词,认为案件有预谋、非即兴,参与人数众多,入侵禁区,结果导致有人受伤,此案是同类案件较严重的一种。他又指出,2014年冲击政府总部东翼前地案件原审明显出错、过度宽鬆,案件明显需要覆核,事实上律政司司长提出刑期覆核是唯一选择,否则案件可能将成后来同类案件的先例,令法律走向错误方向。

江乐士指出,案件严重,原审出错,覆核免法律偏离正轨,是拨乱反正,彰显法治,更证明陈健民颠倒是非、扭曲法治,别有用心。

企图走数逃避责任

陈健民之流之所以颠倒是非、扭曲法治,其别有用心之处,是通过为「双学三丑」鸣冤叫屈、开脱罪责,以达到为自己等「佔中三丑」逃避罪责的目的。「佔中三丑」当年信誓旦旦承担责任,可是如今面对检控却反咬一口,将检控指为「政治检控」、「秋后算账」,以诸多藉口如以言入罪、打压自由、不随便用殖民统治留下来的「恶法」等,企图抵赖罪责逃避责任。

陈健民早先出席电台节目时就声称,现时他们被控罪行有以言入罪之嫌。他又声称,执法机关改控其他罪名,估计是希望加重他们承担的刑罚,陈健民是否要教当局如何起诉?犯法检控是否有得讲数?这是进一步破坏法治、民主,企图走数。

当日「佔中三丑」打出「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等冠冕堂皇的旗号,既是荼毒「双学三丑」及一些年轻人充当违法暴力的炮灰,也是企图为自己塑造不惜以身试法争取民主自由的假象,其实是为逃避罪责先準备「免死金牌」。上诉庭判决宣告「违法达义」破产,陈健民、戴耀廷之流终难逃罪责。

「佔中」已结束三年,但「佔中三丑」一日未受到法律制裁,意味法治精神一日未得到彰显。「佔中三丑」违法事实俱在,必须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这是香港作为法治社会的必然要求。唯有如此,才能弘扬正气、重振法治,修补破窗效应,并纠正年轻一代被扭曲了的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