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和平论坛黄嘉树:解开两岸心结 不能死盯政治符号

文章   2019-12-02  阅读 631 次

 首届两岸和平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黄嘉树在11日下午进行的全体小组会发言指出,两岸双方都必须共同调整,相互照顾对方的关切与偏好,双方都必须做出适度的妥协。双方都应该理解的是,如果死盯着ROC或PRC的政治符号,这个结可能永远解不开。要想写好诗,功夫在诗外,要跳出这个结才能解开这个结。 
 根据中评社11日报导指出,黄嘉树认为,两岸在整个和平发展阶段,有三组矛盾将始终伴随和困扰两岸政治关係。围绕这三组矛盾,双方往往各自偏好一端,从而形成政治分歧。 
 他指出,第一组矛盾可简称“一”与“二”的矛盾,即“同属一个中国”与“两岸互不隶属”这两个事实间的矛盾关係。众所周知,大陆的偏好是前者而台湾的偏好是后者。台方的主要顾虑就是:在全世界普遍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中国的代表的情况下,如果承认两岸同属一中,“那台湾是什幺”?“同属一中”的语境掩盖了两岸“互不隶属”的事实,这是台湾方面不愿意写“一”的根本原因,更準确地说,台方真正在意的是只提“一”不提“二”的表述方式。如果既提“一”也提“二”,情况就另当别论。 
 黄嘉树说,无论大陆如何放大表述“一中”的宽容度,两岸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仍不会完全消除。因为这组矛盾的本质就是统独矛盾,“一”的逻辑延伸就是“统一”,而“二”如果长期化、制度化,岂不就是“和平分裂”?在和平发展阶段,台湾担心“被统”,大陆则担心“和平分裂”,这种各执一端的心理状态如不调整,两岸和平发展架构也就难以稳定。 
 第二组矛盾可简称“大小”与“对等”的矛盾。“大小”不仅是指两岸实力的巨大差距,更重要的是指在法理上,双方除非重新修宪,否则都只能以“大小”的结构来处理“承认对方”的问题。儘管双方都认识到在自己所规定的“国家版图”内存在着两个互不隶属的政府体系,但它们的关係不能并称为“两府”,因为两个政府的法律地位不同,一个是对外代表国家主权的中央政府;另一个是地区政府。双方的法理都坚持定位自己是中央政府,只能承认对方是地区政府;从这层意思上说,双方政治定位的法理都写明了与对方的关係必须是不对等的,而不能是对等的。
 第三组矛盾,是“内”与“外”的矛盾。“内”是指两岸关係领域,由于双方法理都认为这属于一国範围内的事务,故以“内”代指;“外”则指国际领域。就台湾当局而言,其经济政策明显倚重大陆,但政治和安全战略明显倾向美国,台湾自己并不觉得这种经济上的“内联大陆”与政治、安全领域的“外靠美国”的战略有什幺不好,但大陆当然不乐见台湾“外靠美国”,而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议,也可能反过来对两岸经济合作造成困扰。再就大陆方面而言,在“内”即两岸关係领域,可以搁置谁是中央,谁是国家的争议,北京也已经把对一中原则的表述,从“老三句”变为“新三句”。但到了“外”即国际领域,北京就必须坚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唯一代表的立场,必须坚决反对和抵制台湾一切以“主权国家”为资格进行的活动。 
 黄嘉树认为,以上三大矛盾,都是结构性的基本矛盾,除非统一,否则都无法彻底解决。不过在统一前的和平发展阶段,还是可以通过“求同存异”的方式使这些矛盾不致激化到破坏两岸和解合作的大局。对大陆而言,仅强调“同属一中”还不够,还必须承认“异”,即必须同意台湾方面对于一中原则有其自己的表述空间;而对台湾方面而言,仅要“异”即“各自表述”也不行,还必须在“异”中“求同”,即其表述必须能真正体现“一个中国”的意涵。 
 对此,黄嘉树建议大陆把这个问题分解成两个层次。首先是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在中国台湾地区存在着一个不隶属于PRC的政府体系!在和平发展阶段,我们需要同这个政府体系建立某种形式的公权力合作。至于这个政府体系用什幺符号,其现在奉行的文献有何价值?可根据对其的法理定位详加说明,但那是次一步再考虑的问题。